广告位
自定内容

        中文       English

 
产品搜索
能源革命迫在眉睫 未来六年光伏风电机遇何在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1-22 17:16:53   
2015年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专门研究能源安全战略问题,就推动能源生产革命、消费革命、技术革命、体制革命和加强国际合作作出了总体部署。前不久,国务院发布了《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了能源革命路线图的量化目标和实施方略。

  11月29日,北京再陷“霾伏”,PM2.5爆表,空气重度污染;同一天,在“2014年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上,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直指经济超高速增长带来的弊病:资源过度消耗、生态破坏、产能过剩、低效率。

  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迫在眉睫。未来6年,能源革命之路怎么走?

  1.总量怎么控?

  目标——到2020年,一次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48亿吨标准煤左右,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42亿吨左右。到2020年,京津冀鲁四省市煤炭消费比2012年净削减1亿吨,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煤炭消费总量实现负增长。

  “要以较少的能源消费支撑经济社会发展。”不久前发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确定了未来6年我国能源革命的具体路径和目标。按照行动计划,我国将实施节约优先、立足国内、绿色低碳、创新驱动四大战略。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强调,我国历次经济发展都伴随能源高速增长,现在要用能源的中低速增长来支持经济转型,不管是哪条路径,都注定是一次“痛苦的转型”。

  “从能源发展的外部条件来看,资源环境的约束更为紧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指出,自2013年四季度开始,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2013年对外依存度为58%。如不加控制,2030年石油进口依存度将超过70%,如此高的依存度在大国中是少有的,美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最高为66%,目前已下降到50%以下。另外,大气污染的公众承受能力已经到了临界点。

  中国石油大学中国石油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毅军认为,打造中国能源升级版,首先要实施能源总量控制,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改变以往敞开口子供应能源的思路,通过能源总量的约束,形成节约型的生产方式和可持续的消费模式。

  “11月29日起,国家提高了汽油和柴油的消费税,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意味着我国将逐步形成以环境税、消费税等为主体的绿色税收体系,建立价格等市场调节手段为主的节能减排长效机制。”刘毅军告诉记者。

  2.结构怎么调?

  目标——到2020年,煤炭消费比重控制在62%以内。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15%,常规水电装机达3.5亿千瓦左右,风电装机达2亿千瓦,光伏装机达1亿千瓦左右。

  “中国频繁出现的雾霾给大家带来很大的忧虑,雾霾是怎么产生的?很大程度上是煤炭的燃烧产生的。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去控制煤炭,去集中使用。但是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减少煤炭的使用。”国务院研究室综合研究司副司长范必指出。

  《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关于优化能源结构的第一条就是降低煤炭消费比重。行动计划削减京津冀鲁、长三角和珠三角等区域的煤炭消费总量。同时,控制重点用煤领域的煤炭消费,到2017年基本完成重点地区燃煤锅炉、工业窑炉等天然气替代改造任务。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42亿吨左右。

  发展清洁低碳能源是调整能源结构的主攻方向。优化能源结构的路径是:降低煤炭消费比重,提高天然气消费比重,大力发展风电、太阳能、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安全发展核电。行动计划提出,按照输出与就地消纳利用并重、集中式与分布式发展并举的原则,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切实解决弃风、弃水、弃光问题。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

  “我们的决心是很大的,但目前中国工业化还没有完成,产业结构还在进行艰难的调整,城镇化刚刚要大规模地起步。传统能源的比重降低,对于经济发展、就业以及地方政府都会带来很多挑战。”科技部新能源国际合作办公室副主任赵刚指出。

  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发展,需要政策的支持。目前,国家能源局已经发文支持分布式能源,建设示范工程,给予税收、政策的支持,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有明确的新能源补贴。

  3.改革怎么办?

  目标——中国将深化能源体制改革,到2020年基本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能源市场体系。纳入改革范畴的重点工作是:能源价格改革、电网和油气管网体制改革、能源投资准入改革、电力市场化改革、国有能源企业改革。

  刘毅军认为,体制革命是能源生产革命、消费革命、技术革命推进和实现的根本保障。“改革成功的标志是,能源体制能够发生重大转变,市场能够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通过体制革命调动方方面面的积极性,推动能源革命的实现。”刘毅军指出。

  深化能源体制改革的目标是推进政企分开,分离自然垄断业务和竞争性业务,放开竞争性领域和环节。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在制定负面清单基础上,鼓励和引导各类市场主体依法平等进入负面清单以外的领域,推动能源投资主体多元化。

  能源价格,是市场化面临的最迫切考验。

  在能源价格改革上,将重点推进石油、天然气、电力等领域价格改革,有序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天然气井口价格及销售价格、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由市场形成,输配电价和油气管输价格由政府定价。

  范必认为,能源价格是所有的价格里受到政府管制最严格的一部分,包括气价、电价、热价,“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要调整政府的管制,允许市场里有更多的、相对独立的市场主体”。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09 深圳市宏图兴业科技有限公司